怪力小說吧 > 玄幻小說 > 鍋虧 > 第262章 奶奶呀誤會啦 春節
    大年三十的前一天,郭慧莎和寧孺威說,郭元鵬不來六州了。

    郭元鵬來不了六州,意味著郭慧莎便會去落烏。

    這天一早,寧孺威打了個電話給母親,因為寧媽媽之前一直都在打電話問寧孺威好久回家過春節,寧孺威一直都說公司很忙,其實是騙了母親,他在等郭慧莎這邊的消息。現在終于可以定下來了,寧孺威對母親說,他晚上就會到家,還帶上了他的一個“朋友”。

    寧媽媽得知這個消息,可高興了,掛斷電話,就開始準備第二天的年夜飯去了。

    父母親都是這樣的心情,每逢佳節,都希望能有兒女陪伴身邊。若是寧孺威說不回家過春節,寧媽媽可能什么也不會準備。

    吃過早餐后,寧孺威帶著郭慧莎,開著他那臺六x車,往落烏方向趕去。

    本來寧孺威以為郭慧莎會責怪自己買這么貴的車,可郭慧莎見了,卻什么也沒說,而且在買車這件事情上只字未提,這種車似乎對她來說,已經是再普通不過了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,總是感覺快的。

    車上,郭慧莎交代寧孺威,去了落烏,一定不能在她身份上泄露半點,寧孺威點了點頭,心想,這點保密意識,就算她不說,也還是會有的。

    經過近7個小時奔波,他們終于到了落烏。

    汽車緩緩停了下來,當寧孺威從車上下來那一刻,他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住了。

    他家的路口,站滿了好多父老鄉親。

    張爺爺、劉奶奶、周大叔、三伯、二嫂等一串串熟悉的稱呼,寧孺威喊都喊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小威啊,你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威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!大奔馳呀。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傳來了不同的聲音。

    當郭慧莎漫步從副駕駛走出那一刻,所有人的聲音,似乎都停住了,又把目光聚焦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郭慧莎微笑著,向大家不斷揮手,漸漸跟上了寧孺威的步伐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他們就像一對幸福的戀人,讓人羨慕,又讓人開心。

    街角處,寧孺威矗立下來,喊了一聲“姐。”

    “小威。你可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寧孺威上前一步,緊緊抓住了姐姐的手,寧孺威感覺到她手心很熱,還油膩膩的。看著姐姐漸漸變得滄桑,心中哽咽,盡然有些想落淚。

    這天下午,寧孺威的家很熱鬧,鄰里鄉親們趕過來,有的是聽說寧孺威在城里找了大錢,有的是聽說他找了“媳婦兒”,有的是來對之前的傳言求證,他們眼中的“小威”真的像人們說的那樣出息了嗎?

    這天,一向膽子挺大的寧媽媽,這次面對郭慧莎,都不敢上前叫一聲她心目中的“兒媳婦兒”,只是手忙腳亂地準備晚飯,暗中偷偷向郭慧莎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寧孺威自從進屋,便被爺爺奶奶大爺大娘大叔大媽追著問這問那,嘴根本無法停下來。

    郭慧莎隔寧孺威不遠處,坐了下來,面對別人的追問,她只是笑而不語,基本都是點頭贊成。

    此時,寧孺青來到郭慧莎身前,和她說了幾句話,便帶著她去見正在忙活兒的寧媽媽和正在抽著旱煙的寧爸爸。

    他們似乎在咿咿呀呀說著什么,而寧孺威卻被一堆人圍著,根本沒聽清他們到底說了什么。

    此時,一個七十來歲鄰近的老奶奶上前,緊緊握住寧孺威的手,滿臉歡喜地說道“小威呀。終于把我們拎個孫媳婦兒回來了,我們小威有出息了,奶奶高興呀。”

    寧孺威急忙起身,緊握奶奶的手,笑道“能看見奶奶身體這么好,我也很開心啊。”

    老奶奶說完,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寧孺威卻在吶喊“奶奶呀,你誤會啦”,這種孫媳婦兒,哪能是你這種孫子能夠娶到的?

    這晚,寧孺威家兩桌人吃飯,寧孺威拿出了他從白鷺州帶回來的美酒,和左鄰右舍還有家人,痛痛快快地喝了一場。

    寧媽媽嘴巴向來厲害,自從寧孺威帶了郭慧莎回家,她再沒像對鄞蘋那樣婆婆媽媽了,似乎在與郭慧莎說每一句話,她都很小心,倒是寧孺青,似乎和郭慧莎聊得很來,不管是進進出出,兩人基本在一道,似乎有說不完的話題。

    寧孺威也很好奇,她們能有什么共同話題?

    第二天,來寧孺威家的人,還是一波接一波,就在寧孺威送一個小學同學出門的時候,正聽見有人在說“你沒見識了吧?這車呀,就算我們全村在外打工的人一年工資加起來,都還不一定能買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厲害?”

    “最少一百五十萬起腳,你自己慢慢去算吧。”

    寧孺威聽了,只是暗自搖了搖頭,并沒有發表任何意見。

    雖然來寧孺威家的人很多,但寧孺威遲遲沒有見到自己的姐夫。后來,寧孺威才得知,姐夫早上還有一場法事要做,說是下午兩三點才能收手。

    中午,寧孺威又去接盆崽,汽車每過一個地方,但凡有點見識的人,都會為之瞠目結舌。畢竟,那些年落烏不說豪車,就連能買上一輛普通汽車的人都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自從郭慧莎來到寧孺威家,他們一家人似乎都在圍著她轉。這晚,他們平時四分五裂的家人,聚在了一起,還多了一個郭慧莎。當然,除了寧孺威,其他人已經把郭慧莎當成自家人了,只是他們現在還沒有舉行儀式而已。

    這個春節,團圓著幸福。

    沒有過過農村生活的郭慧莎,似乎對這種過年方式感到非常好奇,當然也很開心。見到郭慧莎能夠習慣農村生活,寧孺威也打消了之前的種種顧慮。

    晚飯后,寧孺威送盆崽回家,因為他還有每年的春節慣例演出,郭慧莎也跟著去了,還把整場演出看完了才回來。

    除夕夜,他們一家人坐了差不多整個晚上,而郭慧莎也一直陪著,她似乎已經真把自己當成了寧孺威女朋友一樣,完全和寧孺威的家人沒有一點距離感。如此的郭慧莎,也讓寧媽媽漸漸對她放下了戒心,而寧爸爸始終還是沉默少言,多數時間,都在抽他的旱煙,但是他們說的每一句話,他都在認真聽著,還害怕聽漏每一個字。

    春節后第二天,寧孺威又得離家了。

    臨行前,左鄰右舍又來了很多人為他們送行。

    就在郭慧莎要上車的時候,寧媽媽緊緊握住她的手,似乎有說不完的話要對她說,可最終,他們還是得離開。

    汽車出發不久,寧孺威笑道“沒辦法,農村就這樣。”

    “沒后悔來過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寧孺威聽了也很開心,之前的擔心,似乎都隨著這句話再次煙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們快要到巴城的時候,寧媽媽打電話來了。

    寧媽媽說屋里有2萬塊錢,一定要他們掉頭來拿回去。接到電話后,寧孺威驚訝地看著郭慧莎,郭慧莎卻笑道“第一次來,走的匆忙,沒買東西,小小心意,走吧。”

    這樣一來,寧孺威心里感覺不好受了。臨行前,因為準備快點還完車款,寧孺威給了母親1萬塊,怎么也沒有想到郭慧莎也放了那么多錢在家。心想,郭慧莎的恩情,可能這一輩子都難還清了。

    自從這個春節過后,每天晚上打電話給寧孺威,似乎成了寧媽媽的家常便飯。

    至于話題,無外乎就是她心中的“兒媳婦兒”,盡管寧孺威已經跟她解釋過,用寧媽媽的話說,要不是兒媳婦兒怎么可能給那么多錢?

    生活,似乎在被誤會中過著

    。
时时彩如何稳赚